忍者ブログ
違法咖啡廳。
2017/03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因為這幾天沒什麼時間畫畫,所以首圖姑且直接用XNAlara做一張了XD
接下來開始是凱涅跟埃米爾的部分,下收

還沒讀過上篇的請至此→Nier Replicant---尼爾:人工生命一周目(上)

拍手[5回]


謎樣

在崖之村憐愛的綻放的「月之淚」
浴於復仇之火,「魔物附身」的兇刃閃爍著


經波波爾介紹而拜訪了崖之村,在那裏許多人相當排外的鎖在自己家裡生活,充滿陰氣的村子。尼爾將出現在吊橋跟路上的魔物一一擊退來到了村長的家門前,卻換來連一句感謝的話都沒被說的冷淡對待。毫無辦法的打算從村子裡出去時,他在村子的入口處發現了一個悄悄落起的家。在裡頭一處有著與那氣氛非常不合的,美麗的花飾放在那。
「是傳說中的花。被吸引也是沒辦法的事」
「咦……那這個就是,約娜很想要收集的……」
尼爾想也沒想的想要去碰觸時,背後有個尖銳的聲音響起。
「別碰那個花!」
「哇哇哇、那個女人,除了內衣什麼都沒穿啊!」
「就算是這樣也有其他別的地方該看吧!」
突然襲來的內衣姿的戰士。從手裡散出魔物特有的黑霧。
「那個人……是魔物?」
從纏滿繃帶的左半身釋放出魔法,重而銳利的劍毫不留情的緊追著尼爾。劍與魔法混在一起,兩人進行著戰鬥時,巨大的地震響徹了周圍的空氣。
搖擺著圓又大的尾巴,不知道到底是白色還是黑色的巨大物體緩緩的從懸崖上爬了過來。散發著不舒服的光輝的兩個眼睛。內衣姿的戰士像是早就預料到般,無視尼爾往巨大的魔物揮劍。
「魔物攻擊……魔物?」
尼爾也幫忙她。是兩個人力量加起來才勉強的能撐過去的強敵。魔物巨大的拳頭往戰士的肉體直擊。中了如此強烈的一擊,她使出渾身的力量招喚魔法。帶有執念的魔法之箭,就這樣貫穿了魔物的左眼。像是在悲鳴般的咆嘯著,鮮紅的血噴灑而出,魔物逃回了懸崖上。
「……這個人,是人類對吧?」
照顧著倒地的戰士的尼爾。這就是與被村人們疏遠的「魔物附身」凱涅的相遇。

---

這裡會有一場跟凱涅的戰鬥,那時後對尼爾的攻擊還沒辦法很好掌控,凱涅實在是各種猛嘎
不過不需要把凱涅血條打完,大概打到剩1/5就會進入動畫

凱涅prpr^q^....(走開啦
另外,美版尼爾跟日版尼爾第一次看到凱涅的反應有差www
美版的很淡定,日版就是普通ㄉ青春期少年←
在之後跟那個大隻怪打的時候,
其實只要能抓住他震地板的時間點就不會很難打

美人倒地迅速救援的尼爾^q^

「凱涅,我的名字。」
「那個名字……在村裡聽過呢。」
「已經夠了吧。就算跟我有關也是不值一提的事。快給我回去!」
講完馬上躺平的凱涅。




山的弟,為了的信

等待著母親歸來的兄弟
等待著戀人消息的老婆婆
人與人之間容易被破壞的日常
知道的幸福、與不知道的幸福的隙間


在崖之村遇到了強大的魔物,明白了自己的無力的尼爾。為了尋求強化武器的方法,來到了被稱為舊世界遺跡的機器人山的商店。遺憾的是在商店裡的,是與尼爾年齡相差無幾的兄弟。詢問後,聽說母親為了去取得強化武器的素材,已經一個月沒有回來了。為了他們兄弟倆而接受了搜索的尼爾他們。但是實際進入山裡後卻有接踵而來的機器人防衛程序,將其打倒後進入深處,在那裡有個看起來像是母親裝扮的女人跟年輕男子的屍體悽慘的躺著。
「似乎是想跟年親的男人一起逃走呢」
「怎麼會……」
「沒有發生奇蹟,只有最糟的真相在等待著呢。要怎麼跟那些傢伙說呢?」
「……」
此時發現,母親身上有個東西在閃爍著,尼爾前去查看。
「這個是……化妝瓶?」
「玫瑰的香味…」
「把這個帶回去也好呢…」
---
「媽媽呢-?」弟弟問。
「到天上去了」
「咦?」
「你們的媽媽,到別的世界去旅行了。」
「騙子!我才不信呢!」
弟弟語畢,推開了另一個房間的門離開。
此時只剩下尼爾與哥哥兩人。
「媽媽她是一個人死掉的嗎?」
「……啊、呃……」尼爾支支吾吾,不敢說出實情
「已經夠了。我知道的。請告訴我,媽媽她跟喜歡的人一起死了對吧?」
「……遺體有、兩個。」白想了一下之後說道。
「太好了。」
「什麼?」
「媽媽她已經,厭倦了我們,為此而苦惱了很久。我覺得這樣子……很好」
「你要…原諒他嗎?」
「因為我…是媽媽的孩子!我的媽媽就只有那個人而已了……所以……」
「……我撿到了……這個瓶子。」
「這個是……媽媽的、香味……是媽媽的、味道啊……像這種東西……可惡,為什麼會流淚啊。不能哭啊……在這種地方,被弟弟看到的話……可惡、……可惡!」
回歸報告後,查覺實情的哥哥一手拿著遺物痛哭失聲。面對著豪無救贖的現實,尼爾迷惘了。
「這樣子就……可以了嗎……」
獲得了強化過的武器後回到村子的尼爾,得知了約娜的病況正在急速惡化。就連坐起來傾訴苦痛都做不到的約娜。為了尋求可以做為強大鎮痛劑的材料「藥魚」,尼爾急速奔往了海岸之街。
在擁戴著巨大燈塔的海岸之街,尼爾認識了看守著燈塔,難以取悅的老婆婆。不斷等待著去了海的另一端的戀人,日日夜夜持續點燃燈塔火光的老婆婆。黑文病也慢慢開始在她的身體裡進行侵蝕,但尼爾也沒有理由知道這件事。代替街上的郵務人員替她遞送戀人的信。然後看著老婆婆幸福的表情,尼爾帶著藥魚,回到了村子裡去。


---

機器人山就我來說實在是個非常難搞的地方wwwww我超級不喜歡走機器人山wwwwwwwwwww
尤其是丟炸彈炸門我超討厭,因為我每次都會炸到自己(爆
一開始要先去收集強化武器的材料,之後才去找媽媽
其實我覺得要特地跑進去打材料才能升級武器很麻煩所以除了任務一次都沒有進去打過
所以我武器也沒升級過(你)我都是直接買個比較強一點的武器趴趴走,因為我真的真的很不喜歡去機器人山(ry
回應弟弟的疑問那裡有兩個選項
▼到天上去了
▼沒有找到
我記得我那時候是選到天上去了,我不知道選第二個是不是會有不一樣的對話,不過我猜大概一模一樣,只是看玩家想怎麼跟弟弟講而已吧。

海岸之街的老婆婆任務我沒有玩完其實…因為之前傻傻的沒有解完任務就直接去觸發後續事件了…
不過在成人期的時候還是可以稍微看到事件的後半段,但我不太記得了…(爆
等我去好好把整個任務的事情看完再來講好了。
有關於釣藥魚我真的是很白癡,因為完全沒搞懂他那釣魚系統以致於我在釣魚這裡卡了很久,
卡了1-2小時,我還一度以為我這遊戲要玩不下去了←←←←最後終於懂了怎麼釣後覺得自己真是白癡




復仇的

凱涅所身處的現實的恐懼,尼爾了解了
葬送仇敵,就能夠與過去切斷連繫嗎


約娜的狀態終於穩定了下來,治癒黑文病又大幅前進了一步。就在這時,波波爾告知說崖之村又有魔物襲來。
由於擔心凱涅的狀況,尼爾他們出了村子,卻出現了大量的魔物。煽動他們的,似乎是兩天前與凱涅一起討乏的那個巨大魔物。
「是你叫魔物來的吧!」
「這個噁心的魔物附身!」
對於誓死保護村子與魔物戰鬥的凱涅,村人卻是還以辛辣的話語。那就是她一直以來身處的無慈悲的現實。終於巨大魔物也追來到了尼爾與凱涅身邊,但那個魔物卻開始用溫柔的聲音對她說話。
「凱涅……是我唷……是奶奶喔……」
一瞬間,凱涅睜大了眼,停止了攻擊。
「長得這麼大了呢。」
「凱涅!你怎麼了!?」
「好久不見了呢。能跟凱涅見面,奶奶很高興喔。」
「奶……奶……」
「怎麼啦,凱涅?不到奶奶這邊來嗎?不拜託任何人,不屬於任何地方,一直一直一個人,遭受痛苦的對待與怒號,這樣生活也是沒辦法的吧?吶……凱涅……」
凱涅所深愛的祖母的聲音,直接傳到了凱涅的腦海裡。死了還比較輕鬆的語道。但是,她把魔物低劣的誘惑用堅強的心志一腳踢散。
「……就只有這樣嗎」
「?」
「要說的只有這些嗎?」
「你在說什麼,凱涅?奶奶啊……」
「已經說完的話……為了不讓你的臭嘴再說※△※X○△第二次,我要※△※X○△的把你撕成碎片啊,這個☆※△×!!!

「奶奶她……絕對不會這麼說。『這樣生活也是沒辦法的吧』什麼的,死也不會說。所以我就算再怎麼想死,在報了奶奶的仇之前都一直……暴露著這個醜陋的身軀活著!這個時間是多麼的漫長,多麼的難以忍受……你能理解嗎!啊啊!?」
她是她從祖母那裡繼承的,就算發生任何事都不會失去的榮耀與信念的證明。只要是為了報祖母的仇,忍耐了一切存活下來的凱涅的靈魂嘶吼著。承接了魔物猛烈的攻擊後,尼爾與凱涅給予了最後一擊。
最後使盡全力,用安詳的表情準備要死去的凱涅,尼爾給予了強烈的話語。
「凱涅!」
「那傢伙,似乎打算就這麼死去啊。對現在的那傢伙來說,死是更安寧的場所也不一定吧。」
「不能給白決定……」
「?」
「死了比較好什麼的,不可以擅自決定啦!不管是怎麼樣的狀況,不管是怎麼樣的狀態,人都有生存下去的價值!不管是誰都需要明天的。凱涅也是……約娜也是!」
「……那種高談闊論,就去跟本人說吧。」
---

(奶奶……已經可以了吧?我已經累了……)

「凱涅!在這裡喔!不可以放棄!要活下去!絕對不可以放棄!」
「真是的……真是麻煩的女人。」


「抓住了!不可以死啊!凱涅!」
「活下去……為了什麼?」
像是被尼爾的聲音吸引般的,慢慢從死亡的深淵回復意識的凱涅。
「那是…」
「我的復仇……已經……結束了。」

「真是的!一個女人廢話這麼多都不覺得尷尬啊!」
「白!」
「讓我們幫忙你報仇,結束後就再見?怎麼可能!明明能那麼俐落的戰鬥,但卻一點都不會動腦筋啊。為了夥伴而死,才是劍士的宿志。」
「夥伴…?」
「夥伴……對呀!我們,已經是夥伴了喔!」
「吾、吾想說的才不是那個意思……」
「那你到底想說什麼呀!」
「那、那是……」
「凱涅,可以跟我們一起戰鬥嗎?」
「笨蛋!也太單刀直入了!像這種時候,該說是設置還是程序啊,該怎麼說呢,用盡唇舌完成交涉才符合歷史上……」

「……那邊那本書」
「別把吾講的像物品一樣!吾名白之書,是深淵睿知的……」
「那麼,白」
「所以,為什麼要省略啊!」
「……說不定真的是你說的那樣啊。除了復仇以外,自己……」
「你會……一起來吧?」尼爾高興的問。
「……在理解這把劍的使用之道之前,就那麼做吧。」

也許能找到除了復仇之外的生存之道……。尼爾與白之書給予凱涅的僅存的希望,讓她決定與他們一起踏上旅程。

---

與巨大魔物虎克的戰鬥。
基本上就是一直狂打他的腳就行了,但是我前面在崖之村常常迷路,要不然就是打到一半掉下去(爆)
總而言之總算是收服了(?)凱涅當夥伴,自此之後每次在路上行走的時候凱涅都會跟在身後(村落裡除外)
我一開始還在期待如果尼爾把凱涅帶進村裡村人會有什麼反應,結果不能進去wwwwwwwwwww(痛)
好想帶進去然後大伺宣傳說這是我婆啊(不行)
選單裡也會多一個指令,可以選擇凱涅是要自由攻擊還是援助攻擊等等的。
另外關於凱涅的過去在二周目有詳細的說明,這裡就先保留~




假面的律、迷路的王

尋求黑文病的線索,前去沙嵐的彼方
束縛了語言的少女的勇氣,引導新的王的誕生


把關於白之書的傳說跟約娜的病告訴了凱涅的尼爾。從他那裡得知在沙漠裡有個部族的王正在研究黑文病。他們迅速的穿越沙漠往假面之民居住的聚落前進。被高聳的牆壁圍繞的街道裡住的部族稱為「假面之人」,服從無數的法律生活著。
因為是凱涅的同伴才得以進入街道的尼爾他們。但是,語言完全不通。在那裡靠一個小女孩菲雅的揮手擺頭做為嚮導。一問後,過去曾經因被野狼襲擊而被凱涅救了一命。通過她的引導來到了王之館前,但王在研究黑文病的途中就已經到另一個世界去了。失望的把目標轉移後,聽說了後繼者的年輕王子在砂之神殿裡下落不明的消息。被除了王族以外的人不可進入神殿的法律束縛,無法行動的假面之人們。代替他們尼爾前去相助。
為了穿越強勁的砂嵐,自願擔任嚮導的菲雅。多虧他終於來到了神殿,但那卻已經變成了魔物的巢穴。克服了各式各樣的機關房後終於發現了王子的尼爾。破壞了會放出魔法彈的奇怪四角盒後,成功救出了小小的假面之王。圍繞著周遭人們感謝的話語,結果最後還是沒得到任何關於黑文病的線索,離開了村莊。

---

我也討厭沙漠(煩欸你
假面之街這裡真的是個很麻煩的地方,我一開始進去就被野狼打死了一次(您
而且街道地圖也很麻煩我每次都不小心摔進流砂裡不然就是迷路
神殿更是我進去後一次就不想再進去的地方←
雖然被箱子吸走而怒罵髒話的凱涅好可愛喔喔喔(你


他每一個機關房我覺得都很麻煩,除了有一關是只能用魔法打箱子那個很簡單其他都超難
這裡列一下各個房間禁止的行為
→不可以站著(要一直動不可以停下來的意思)
→不可以跑(只能走,這個我卡最久...搖桿超難推的...每次不小心就跑起來)
→不可以放魔法
→不可以防禦

打箱子BOSS我也是卡很久,箱子都打不準(怒
反正就是煩煩的(你
好像也沒太多東西好講
就是很多解謎的玩意這樣




森林的語、洋館之主
將森林的人吞噬的是,話語、kotoba、KOTOBA……
擁有被詛咒的眼睛的少年,觸摸已經遺忘的人的體溫


回到家中的當天晚上,尼爾夢到了奇怪的夢。一名銀髮的男子,不成聲的碎念著的夢。醒來後得知約娜似乎也夢到了一模一樣的夢。「被封印的話語」「夢」「神話之森」……感覺很奇妙的尼爾前往圖書館,從波波爾那裡獲得了從神話之森的村長寄來的、"夢夢夢"……不斷書寫下去的意味不明的信。

像是要把夢與現實撮合起來似的奇怪的不尋常感。在拜訪森林後,與有著虛空的眼神的村長對話途中,尼爾他們被關進了村長的夢裡。這個似乎被稱為「死之夢」,是依靠語言傳染的疾病的樣子。在被話語及文章支配的世界中,解開了像是密碼般的謎題後終於醒來的尼爾。一一喚醒了村裡的人,得到被封印的話語後離開了村子。

回到村子,有約娜的請求等待著尼爾。
說是想要治好筆友的病。
「筆友!?」
「嗯,是男性朋友」
「男、男孩子!?」
難道約娜交了男朋友……?硬是壓抑住晴天霹靂的心情,前往少年居住的洋館的尼爾。在那全部被石化而退色的奇怪洋館裡,有著用布矇住眼睛的少年埃米爾與管家等待著他。埃米爾有著能將看到的所有東西變為石頭的眼睛,管家為了尋找解開那個詛咒的方法,想藉助尼爾的力量。把宅邸裡的魔物都打到,來到有線索的書庫裡後,在那裡想要拿起的書,像白之書一樣飛上天空,釋放強烈的魔力。借助埃米爾的石化能力打倒有著紅色內頁的書籍後,從散落的書頁裡尋找石化解除的方法並獲得了被封印的話語。
尼爾他們將被暗號化的文書交給管家解讀,與埃米爾道別。不知道石化解除的日子什麼時候會來臨。離別之際,凱涅對持有被詛咒的能力而過著孤獨日子的少年,打了一針強心劑。

「埃米爾,記好了。」
「凱涅……小姐?」
「這個,並不是罪。這個本身,並沒有罪。他是最重要的你本身。絕對別忘了。」

「!這是?……魔物!?為什麼?」
「這個是,被詛咒的武器。在復完仇了的現在,對我來說已經是沒有意義的東西了。然後我自己,也覺得已經都結束了。為了讓這個手,這個我,還有生存下去的意義。你也應該還有未來的。」
「凱涅小姐……」
「但是要是,我的這個身體……」


「怎麼會……

凱涅小姐!已經約好了喔!絕對!我絕對不會放棄。所以凱涅小姐也……!」

「………」
從凱涅所說的話裡,得到了零碎勇氣的埃米爾。這個令人討厭的能力會對她變成需要的這件事。還沒有任何人知道。

---

神話之森就是個文章地帶(?
基本上神話之森的一切都是用文章帶過去(就算日後回來想跟村民聊天也是)
不會日文真的會死很慘wwwwwwww(因為只有黑背景與白文字啥都沒)
把其他村民也從夢裡就出來就可以得到新武器溜~
另外小白非常不喜歡神話之森的樣子wwww(覺得村民很囉嗦

洋館真是一個嚇死人的地方。
我當初玩洋館這段嚇到要屁滾尿流了。
因為當時玩旁邊都沒有人,可是洋館整個就是一個充滿惡趣味的地方wwwwwwwwwwwwwwwww
整個房子氣氛超不舒服的,很像在玩恐怖遊戲QQQQQQ
而且裡面有一條走廊的肖像畫圖會突然變...的很可怕....(尼爾會提醒)
還有一個房間的水龍頭會流黑水出來,小白跟尼爾會尖叫(超可愛wwwwwwwwwwwwwwwwww
很安靜的時候突然冒怪出來也是很嚇人...
另外有一個房間裡面放了一個管家的等身蠟像(不知道有什麼用意...

之後跟書打的時候基本上一直躲埃米爾後面就沒問題了ㄏㄏ

埃米爾我覺得某方面來說是本作最慘的角色...
關於這個還有凱涅的介紹我都想留到下篇去講,這樣可以講的比較多

下篇就是成年期~結局囉囉囉


PR
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忍者ブログ[PR]